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訪以色列Startup — 將沙漠變為綠洲的水科技

2015/2/25 — 11:51

全球最具創意五十間公司之一的Water-Gen為確保國民隨手可得用水,從最普通及基本的空氣中研發用水。圖:Water-Gen

全球最具創意五十間公司之一的Water-Gen為確保國民隨手可得用水,從最普通及基本的空氣中研發用水。圖:Water-Gen

當談論以色列Startup,很多人會聯想到資訊科技的高科技產品,只是搞網路、軟件、電腦零件等,事實上對於一個只有六十七年歷史的國家,沒有老字號的百年老店,大多數企業都屬初創企業,Startup無孔不入地進入生活不同層面。以色列位於地中海與敘利亞及阿拉伯沙漠地帶,除了沿岸地區,及肥沃的北部盆地,大多數是內陸沙漠地。全年雨季只有秋冬降雨,無怪乎希伯來聖經寫到:「必按時降秋雨春雨在你們的地上,使你們可以收藏五穀、新酒,和油。」(申命記十一章14節)

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籠統來說,平均每年降雨量只有435毫米,但按照其不同地理分佈,以色列最豐饒的北部地區(上革尼撒勒湖及西加利利)平均每年降雨量約1,000毫米,中部盆地、山區和沿海盆地平均每年降雨量也約有500-600毫米,但南部大片的荒漠每年降雨量竟少於50毫米。加上近三十年最大的天然儲水湖革尼撒勒湖盆地的儲水量,每十年下降多於10%。

廣告

不論最乾旱的地區,還是最濕潤的地區,其降雨量都遠低於香港的大旱年,香港有史以來的旱年,就以1967年的每四天供水一次的「制水年」為例,當年平均降雨量都有1,570.6毫米,而一般情況下,香港每年平降雨量更高達2,398.5毫米,但仍不足以滿足當前的需求量,需大量購入東江水,成為香港供水的最大來源,佔全港總用水量70-80%。試想以色列基於地理因素,長期處於乾旱的沙漠氣候,不單要有足夠自然飲用水提供予八百萬人口,及其他工業用途,更重要是從集體農莊(kibbutz)墾荒者的角度看以色列是「以農立國」,長期缺水的地區,何以自給自足,發展農業,面對長年累月的「旱災」?經歷大屠殺劫後餘生的猶太人,豈會因水源缺乏問題而坐以待斃,或輕易向鄰國求水,倚賴外國救援?

以色列首任總理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曾說:「要讓沙漠盛放。」這一句話成為一個新興國家的發展主題,相信這個國家終能貢獻世界。而從復國第一天起,已視發展水科技為國家首要任務之一。

廣告

1948年復國至今,儘管人口不斷增加,由原本的八十萬人口至2015年增長十倍至八百萬人口,但飲用水的使用卻有減無增,原因是利用水科技,開發其他水源。全國大型供水的科技主要有兩種:

全球污水循環再用量最高

第一,污水循環再用,過去幾年以色列的污水再用量達80%以上,屬全世界最大比例;排第二位的西班牙只有18%。迄今,以色列設有120間污水處理廠,全以色列高達84%家居廢水回收再用,特拉維夫更達100%家居廢水被收拾循環再用,全國僅有16%家居廢水浪費了,基於偏僻地區不便建設污水回收設備。污水經處理後,主要提供至農業灌溉、工業及公共工程用途。每年農業用水量中,達75%是廢水,至少有464百萬立方米(MCM)。這樣不單有效解決缺水危機,增加農業及工業用水,更能減少未經處理的廢水所造成生態破壞,有助生態平衡,節省成本,每一立方米水只需0.23美元(每一立方米約港幣1.78元),既符合經濟原則,又環保,減少污染。

不會令人口渴的海水

第二,海水化淡,以色列有全球最大型的海水化淡設施(Seawater Reverse Osmosis,簡稱SWRO),每年處理高達140-150 百萬立方米海水,可說全球最低成本的海水化淡,更沿著地中海設了五個大型海水化淡廠,利用脫鹽技術將海水及帶鹽的水進行淡化,預計在2015年生產500百萬立方米水,從西運送到東,甚至大江南北。以色列的日常飲用水中,竟超出40% 來自海水,家居用水中達80% 來自海水,預計2050年,以色列的日常飲用水有70% 來自海水,全年供水量達1491百萬立方米,可見海水將成為以色列的主要水源。海水化淡廠以低成本供水,約每一立方米0.54美元(每一立方米約港幣4.18元),相比香港現時每一立方米收費4.58元更為划算。

層出不窮的創新科技意念

水源缺乏造就了初創之國的另一奇蹟,除了上述兩種大型水科技外,許多Startup都專注於水的行業,就如最近聯合國報告氣候變化及水短缺問題,指出人類出現了生存危機,但同一時間為不少公司帶來了機遇。以色列為解決生存危機,關於水的創新科技可說層出不窮,譬如其中一間年輕以色列Startup名為TaKaDu公司,成功開發了軟件,採用先進設備,最先進的統計和數學算法,專門監督供水網絡,將信息通知政府水務部門,迅速進行有關復修,有效減少浪費用水,確保經濟和高效原則。

另被選為全球最具創意五十間公司之一的Water-Gen為確保國民隨手可得用水,從最普通及基本的空氣中研發用水。Water-Gen專門從事軍用戰車和地面戰的水發電和水處理技術。利用軍事技術從空氣中的濕度提取水,轉化成飲用水。研發這嶄新科技的根源於2001年阿富汗戰役中,最常見的問題是運送水的車隊不時受襲,出現傷亡。所以,他們要降低運送水風險和人力資源,研究就地取水之可行性。將空氣化為水的設備,可裝置在車輛上,即使在惡劣天氣和環境,都可利用太陽能或電能操作,每天提取 40-80升純淨的飲用水,滿足軍事需要。這技術最終不僅在軍事上應用,更廣泛地解決各地缺水的危機,吸引了美國、印度、英國、西班牙和聯合國難民署(UNHCR)對這項產品感興趣。

還有不少水科技的創新Startup,如:飲用水自動淨化Woosh水系統公司、Lesico清潔技術利用風力蒸發鹽水、2010年成立的Startup公司EZPACK創出被稱為「膀胱墊蓄水池」獨特淨化水技術,專為災區及緊急地區提供清潔的飲用水,此外亦利用生物及細菌中產生電的作用,在污水處理的過程直接從廢水中產生電力來處理污水,節約能源。

以色列的水科技不單解決當地的缺水危機,為出口貿易帶來可觀的收入,因所鼓吹的Startup,志不在本土,因本土經濟終會有飽和的一天,當地的出口部門指出以色列超過280家水科技企業,其中150家的產品輸出至國際市場,單在2013年水科技公司在出口貿易帶來20億美元收入。有見及此,香港的和記黃埔集團早已收購以色列專門投資水科技及淨化公司Hutchison Kinrot,協助不少創新科技發展,成功孵化不少Startup。而每年一度的Watech水科技會議展覽,吸引世界各地的水利部門關注和尋求解決水源危機之方法。以色列更不斷輸出技術予拉丁美洲、非洲、亞洲等地解決水源短缺問題,其中最大的受惠者就是中國,在展出的單位中幾乎清一色是以色列本土企業,只有一家是中國的中以合作機構。以色列其中一間國際企業公司更為中國建設一個達1.19億美元(約港幣9.2億元)全中國最大的海水化淡設施,為國內提供每天10-20萬立方米飲用水。似乎海水化淡的科技將成為全球解決缺水危機的不二法門,香港政府亦投資40億港元興建,將於2020年落成啟用的將軍澳海水化淡廠,預計海水化淡每年產量為5,000萬立方米(佔全港總供水量的5%),即每天可供13萬立方米飲用水.。

同樣面對水源短缺,人口與香港只相差一百萬的「小國」,地理環境和政治威脅等因素催生下,能夠窮則變,變則通,研發領導世界的水科技,不單改善自生的條件,更解決全球水源危機,不斷向各界輸出水科技,為接近十四億人口的強國提供飲用水。反之,過於倚靠「水貨」行業,仰望強國「供水」維生,未能從危機中轉化創新思維,政府若真的大力鼓吹創新科技,何不帶領處理香港水源問題,必定迸發出許多創新意念。兩個人口相若的地方,曾有相似的命運,卻有截然不同的結局,創新科技的精髓就在於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