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訪以色列Startup — 黑客是世界網路大戰之勝利者?

2015/2/9 — 17:45

德國電腦安全專家拉爾夫•蘭納(Ralph Langner)指出網路戰矛盾之處,一方面惡性軟件如:Stuxnet不屬於軍火,可減低真實戰爭帶來肉身的傷亡率,避免真槍實彈的戰事;另一方面惡性軟件確實如武器般具巨大破壞力,令現實生活帶來毀滅性的破壞與危機。圖:wikipedia

德國電腦安全專家拉爾夫•蘭納(Ralph Langner)指出網路戰矛盾之處,一方面惡性軟件如:Stuxnet不屬於軍火,可減低真實戰爭帶來肉身的傷亡率,避免真槍實彈的戰事;另一方面惡性軟件確實如武器般具巨大破壞力,令現實生活帶來毀滅性的破壞與危機。圖:wikipedia

不少以色列Startup公司為拓展中國市場,近年開始聘用華人員工。一位朋友在以色列一家專門研發旅遊資訊軟件Startup任職,滿面愁容地訴苦:「花了大半天都無法找到國內一些該公開的資訊,非常懊惱。後來,幸好同事透過『解密』,終取得資訊。」聽罷,心想:「解密」豈不是黑客所作所為?以色列高科技公司藉黑客破解密碼,不是甚麼的秘聞,乃是公開的秘密。她之所以能發展為新創企業國家(Startup Nation),發展高科技與國防軍事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其中有自稱為「以色列精銳隊」(iEF) 更是專門對付反以色列國家的黑客群組,去年初已有網路安全商Symantec及系統集成商Bynet Data Technologie貿贊助網路挑戰賽,讓多名參賽的頂尖黑客進行比試,最年輕的參賽者只有十七歲的亞菲.雷斯基(Avi Wolicki)早已受聘於多間Startup公司,主辦單位認為黑客不一定是壞事,若然用於建設性,解決問題上未嘗不可,只是毀滅行動要不得。

生於憂患的Startup

廣告

普遍以色列人深明「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他們沒有借來的時間,白白得來的土地。自1948年的復國,一宣佈獨立後的清晨即遭阿拉伯國家聯盟,包括埃及、伊拉克、約旦、黎巴嫩、沙特阿拉伯、敘利亞和也門七個成員國圍攻,往後的三十年裡經歷多場大規模中東戰爭。從復國至今六十七年,能安居於這塊國土非必然,於大多國民,特別是錫安主義者(國內官方稱為「猶太復國主義」)心中,是他們「收復」失地;或泛和平主義者視為「侵略」得來的土地。撇開政治立場不談,因涉及複雜的歷史。處於眾多中東國家包圍著的彈丸國家,其生存權不時受到威脅,賴以生存的條件,就是自強不息地增加軍事力量。這種憂患意識就如以色列人與生俱來的遺傳基因,孕育了先進軍事發展,將軍事上高科技的應用帶進日常生活,便催生了新創企業國家。美國是高科技發展的搖籃,源於太空計劃,頂尖軍備,回望今天已被廣泛使用的電子郵件歷史,由雷•湯姆林森(Ray Tomlinson)在1972年發明,被ARPANET承包後,於軍事上大力推動,1974年開始有數百名軍方用戶,直至二十年前,約於1993年才真正廣泛地在民間使用。另一例是衛星導航系統(GPS)的源起,可追溯至二戰期間由英國皇家海軍研製無線電導航系統,之後一直成為各國軍事上重要導航系統,直至2000年後才被一般駕車人士應用。可說大多數高科技源自軍事用途,及後流傳民間日常生活的應用。

去年夏天以巴衝突中,「鐵穹」(Iron Dome)截擊系統,令正身處烽火大地的國民及筆者,平安度過近兩個月的戰事。亞洲四小龍中,台灣、新加坡、南韓的憂患意識較強,先說台灣因土地面積與以色列相若,糾纏於兩岸問題上,視以色列為模範對象;受地緣政治影響的新加坡,自1965年獨立後,被馬來西亞及印尼等鄰國虎視眈眈,首任總理李光耀經過數十年建立一支防衛軍,令國土細小的新加坡能屹立於眾東南亞國家中;南韓更不用多說,不時受北韓導彈、核子試驗的威脅。為求自保,以上國家有意或已向以色列購入「鐵穹」,並致力發展高科技。即使未有公開地直接向以色列訂購「鐵穹」的中國,據去年七月底,多份國際媒體均報導,中國解放軍黑客入侵以色列「鐵穹」生產商,竊取「鐵穹」技術,豈不是憂患意識作祟,又一明證黑客高超技術源自軍事應用?

廣告

全民皆兵的軍事訓練,出動大型武器算是較後軍事策略,動武之先,他們已利用網路展開多輪的戰役,如:利用黑客收集情報、其心目中「恐怖組織」的通訊、資金流動、組織成員詳的詳細資料等。反以色列的黑客,當然曉得「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上年九月有黑客自稱為「匿名鬼官」(AnonGhost Official)攻擊以色列上百網站。而《半島電視台》日前曾發表〈即將爆發的網路大戰?〉一文中,德國電腦安全專家拉爾夫•蘭納(Ralph Langner)指出網路戰矛盾之處,一方面惡性軟件如:Stuxnet不屬於軍火,可減低真實戰爭帶來肉身的傷亡率,避免真槍實彈的戰事;另一方面惡性軟件確實如武器般具巨大破壞力,令現實生活帶來毀滅性的破壞與危機,例如:黑客攻入水管、淨化水源、發電機、核電廠等操作系統,若然干擾及中斷這些系統,對民生會造成短期災難性的影響。

以色列特殊的地理、政治環境催化高科技Startup,正如亞洲三小龍力求保持市場的競爭力,唯有自強不息地透過加強國防,與發展高科技Startup,唯獨那一條小龍於十七年前投入巨龍的懷抱後,過份依靠母親的餵養,不知不覺間已喪失了求生的本能和競爭的力量,終落後於三條小龍。

黑客在某些國度裡,是國家維穩的工具,加強監察、操縱網民,甚至市民的言行;在某些國家裡,是軍事防衛的工具,準確偵測可疑人物,及「恐怖組織」的行動。黑客有時是國家及政府默許的犯罪活動,這就是Startup吊詭之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