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辨清集資與騙局 教育勝打壓

2018/8/7 — 17:36

資料圖片,來源:Luca Bravo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Luca Bravo @Unsplash

最近讀到一則報導,台灣網絡遊戲企業推出「虛擬道具公開發行」IIO(Initial Item Offerings),一種建基於區塊鏈上的應用,讓遊戲玩家可買賣遊戲道具且確保道具的真實性和限量發行。在此之前還出現過 IFO (Initial Fork Offering)和 IMO(Initial Machine Offering)等,換湯不換藥。

IIO 說的是基於區塊鏈來買賣遊戲道具、IFO 則是利用比特幣的「分叉」特性,發行一種新幣並以此集資,IMO 即發行一種能挖某種幣的機器,說白了就是賣礦機。三者名號不同,但實際一樣是建基於區塊鏈的集資行為,而且分享著同一共性 — 因為供應有限而需求無限或不斷增長,所以會升值。之所以要改名換姓,在於它們的「原形」正是敏感的 ICO。

ICO(首次代幣發行)之所以敏感,因為裏面的「幣」字觸動了政府和監管機構之神經。貨幣發行及管制一向是國家權力的核心部分。官方透過指派特定金融機構發行貨幣,多年來一直將相關權力牢牢控制,但金融海嘯後,不少人開始反思過分依賴現有貨幣系統的弊病,加之區塊鏈技術興起,民間遂善加利用,亦由於這些新幣的發行可以繞過官方,自然被視作對國家主權的威脅。這解釋了何以不少政府、監管機構和銀行都想方設法要將 ICO 以及加密貨幣消滅。

廣告

然而,透過投資獲利的慾望是人性使然。過去投資初創公司的,大多只有天使投資者或基金,他們以創投形式參與,過程需經過遊說、會面等,同時動用法律和會計的專業人士來進行,程序多而門檻高。後來雖然出現了 Kickstarter 之類的眾籌平台,但實則只是提早以優惠價發售產品,鮮有投資意味。但 ICO 卻不同,它以白皮書、路演等作項目介紹,入場金額低,令更多人能參與這種投資初創公司的行為,並透過幣價倍升而獲利。

當不能遏止的人性遇上被打壓的 ICO 時,自然會衍生出其他不同名目的東西,以更安全的名義去集資。因為 ICO 是純粹的虛擬資產買賣,銀行未能追溯當中的款項往來,大多會拒絕收款,反而 I「X」O 牽涉實體貨物買賣,有具體交易作支持,公司能以此作為要求銀行收款的根據。所以各式各樣公開發行的 I「X」O 背後,有實際操作考慮在其中。

廣告

ICO 的出現無疑令投資初創公司的行為變得平民化,但當中的投資行為其實只屬其中一環,假如只以投資賺蝕作標準來衡量其好壞,是見樹不見林,因為所有 ICO 都是長路漫漫、波折重重。 而隨著官方對 ICO 的打壓越加嚴厲,可以預見 I「X」O 的種類和數目都會越來越多。

集資不是問題,賣礦機、遊戲道具等亦不是,真正的問題是我們不求甚解地全盤否定新事物。新事物不會因為今天的誤解而停止發展,世界必然靠新事物推動向前,所以不論投資者抑或普通人都應該不斷學習,增進財科知識,確保自己能掌握相關知識、擁有判別真偽的能力,才不會基於外界評論而一刀切地將新事物定義為騙局,亦不會因為任何項目沒有得到 KOL 推介而錯過機會。

 

本文 8 月 7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專欄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