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科技創業的生與死

2015/4/19 — 15:16

近日,香港創業圈有很多前輩高人都在討論香港互聯網死不死的問題。先是兩篇 2013 年的舊文,由錢方的李英豪 [1] 和 Mailtime 黃何 [2] 寫的。兩篇舊文,最近突然被拿出來討論,前輩宋漢生李學斌黃雅麗都各自寫相關的文章了。

2013 舊文的兩位作者都是朋友,一位是香港人,向北走,在北京落地生根,買房結婚。一位大陸人,向外走,在科技創業的殿堂打拼。他們都在香港創過業,過來人現身說法,總有道理。兩年過去,觀乎香港的創業氣氛,好像越來越熱熾,大大小小的 co-working space 、大專院校中的各式創業課程、各式各樣的創業比賽,如雨後春荀般出現。連政府也「為善不甘後人」的投放資源,科技園和數碼港當然沒有缺席。一切看來都是如此美好。也難怪經常聽到有論調說什麼「香港創業最黃金的年代」、「打造亞洲矽谷」、「亞洲創業最佳城市」等「美譽」。

但這都是事實嗎?說人才,香港不缺科技人才,上文《誰說香港沒人才?》有討論過。說資金,貴為遠東地區其中一個重要金融城市,香港從來不缺資金。萬事俱備,缺的,是香港人的心態一直沒有改變。

廣告

所謂創業,歸根究柢就是要搞一盤能維持日常營運的生意,再慢慢成長,成為大企業。你說香港沒有成功的 startup 嗎?不是。我們有不少 tech startup 曾被國際企業收購,也有一些較年青的 startup 在近年拿到不錯的投資,業務發展也很好。但香港還未曾出現過一家變成大企業的 tech startup,一家足以成為學習對象的 tech startup。

上一輩的模彷對象是李嘉誠白手興家的故事。而我們 80 後這一輩,只有一些外國的例子。以香港人連在網上使用信用卡也還是怕得要死的保守性格,用 uber 也要怕沒有保險,要他們願意在沒有模彷對象而走出來去衝嗎?其實有點困難。也難怪各大媒體討論 startup 時,最 "juicy" 的主題就是「80 後放棄投行高薪投身創業」。是我們有意無意間就將這些例子視為模範,歌頌他們放棄高薪厚職夠勇氣。那些要不就被人當「工具人」,要不就被人取笑「不善辭令」,在大學唸電腦,會被外國科技公司挖走的「宅男」,看到後會有什麼感覺?

廣告

另一個經常聽到的論調,就是說什麼「網絡基建一流」、「法制健全」、「金融穩健」,搞創業一定大有可為。這些論點我都不否認,但那又怎樣?記得 2000 年時,玩過什麼校園記者,訪問了一位女高官。那個年頭,香港最多人討論的話題是:「中國加入世貿對香港的影響」。訪問女高官,當然也會問及這點。也理所當然地,她的回覆完全跟從政府一致的說法:「港口基建一流」、「法制健全」、「金融穩健」,中國加入世貿對香港作為貿易港一點影響也沒有。但現在呢?按香港港口發展局的統計數字,香港的貨物吞吐量總體是有上升的,但同時,按吞吐量計算的全球港口排名,香港卻早已被上海和新加坡趕過。在香港,我們很喜歡說,「我們過去有多厲害」。是啊, 但都是過去式了,對吧。(題外話:這位女高官,現在有份影響香港的科技發展政策。只覺可悲)

我們罵中國只會抄襲,你有看到小米有份投資,被罵抄襲 SegwayNinebot,現在反過來收購 Segway 的新聞嗎?發跡於台灣,被 Line 的母公司 Naver 大額注資的 Whoscall,也衝出台灣,甚至收購了香港的小熊來電。香港的市場太細小,這個再討論也覺得膩。要衝出去,就要先了解,這個世界有什麼在改變,市場又向哪個方向演進。不止一次,看到明明應該走向國際舞台的 tech startup,卻一直「留守」在香港,倍覺可惜,須知香港這個市場很獨特,不是什麼 idea 都可以在這裡發揮的。出去走一轉,看看人家現在發展的情況,再回來看看自己現在缺什麼,努力改進,很困難嗎?

香港的互聯網創業,未曾真正的光輝過,所以根本不用問他「死得未」。我們不缺人不缺錢,缺的是改變想法的決心。傳媒不要再一面倒的報導離開投行去創業是多大的犧牲,我們也要接受香港已經今非昔比。從週邊地區的經驗中,取長補短,也許,還有一絲機會。

人稱高總,拉闊遊戲的高重建,早於 2012 年就已經幫香港的科技創業把脈,3年過去,文章依然適用。有時間,好好細讀一下。

科技興邦。地
科技興邦。資
科技興邦。人
科技興邦。跋

最後,以 HBO 近年的電視劇佳作 The Newsroom 第一季的一句對白作結。共勉。

Will McAvoy

Will McAvoy

First step in solving any problem is recognizing there is one. (video)
Will McAvory, The Newsroom Season 1 Episode 1, HB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