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90後在忙甚麼?

2015/1/25 — 11:40

OnePerson系列-披露OneSky成員工作歷程

OnePerson系列-披露OneSky成員工作歷程

Charlie是個一臉稚氣的90後,戴著耳機在電腦前專心地敲打著鍵盤。他已在一家創業公司工作了兩年半,剛加入的時候他還沒畢業--還在大學裏修讀電腦科學系,兩年半後他已經是公司的骨幹成員,從程式員做到現在的產品負責人,在不問資歷只論能力的矽谷模式裏,他找到了能盡情發揮的跑道。

這工作很辛苦

很多人對Startup的印象是輕鬆寫意,就像Google有零食隨處放,LinkedIn有乒乓波臺,在公司裏好像只是一直在玩,但Charlie在創業公司的兩年半間都忙個不停。他最忙的時候是當另一個同事離開香港,所有相關工作全落在他身上之時。他既要處理平時自己的工作,還要管理團隊開會流程、應付來自歐美的客戶,他自嘲因為缺乏經驗,所以每天都忙到嘔。

廣告

2014的年初二他到朋友家打麻雀,打得興起時有個歐洲客戶(他可不理甚麼農曆新年)遇到問題傳來了一封Email,他只好找朋友先替他打著,然後開電腦;解決問題;再加上回覆客戶的Email,才回去繼續打--他的Macbook Air幾乎是隨時放在背包裏。

因為女朋友對此偶有怨言,Charlie覺得良好的時間分配變得無比重要,但他也覺得要趁年輕多學點不同的東西,既然找到了和將來目標一致的工作就盡量多加參與,也不會計較付出多少。

廣告

Charlie幾乎不離身的Macbook Air

Charlie幾乎不離身的Macbook Air

未畢業先工作

Charlie的第一份工作是大學中途的一年實習期,那是一家傳統的網頁製作公司,他就是要幫設計師把設計圖變成網頁。他戲言那工作根本不用腦袋,反正每天就是做一模一樣的事。他覺得這並非是他想做的,也就問問其他同學在其他公司實習的經驗,結果得知大公司原來也沒甚麼兩樣:每天只要跟著制度走,別做甚麼大錯事就好,作為一顆小螺絲毫無成就感,無法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

實習後他迎來了大學的最後一個學期,他知道以後不會進入大公司工作,其他的也沒怎麼仔細想過。這時候他有一個比較聊得來的大學師兄找他,說有家小公司正在請人,他不置可否,也不清楚小公司到底在做甚麼,並不想馬上加入,因為最後一個學期應該會挺忙的。但他師兄叫他先交了簡歷再說,他照做了,然後就開始了他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他也不知道從來沒人看過那份簡歷。

大學與工作之間

Charlie覺得剛加入創業團隊的首半年很重要,因為那半年間令他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有何不足。除了技術能力還無法跟上公司的節奏,學校的課業也在壓榨他僅餘的時間,他只好自己找方法擠更多的時間出來,比如翹掉沒有很重要的課堂。他覺得那半年比較像真正地在實習--為了趕上技術差距,他工餘花了不少時間去學習相關知識以應付工作需要。他覺得這半年的提早起步很值得,因為他能真正地在矽谷模式的創業公司裏工作,跟上行業最前沿的思考方法--縱然那段時間也是最痛苦最忙的。

這工作其實很輕鬆

OneSky的架構很扁平,不會有誰在誰之下,做甚麼幾乎是一起討論出來的,因此也沒有因為「有人叫我做」就只好去做的事情。Charlie認為他要關心的就是如何把一件事做出來,要清楚知道自己是甚麼角色,所做的事會帶來甚麼改變,並不需要關心制度或者階級--因為公司裏根本沒有人在意這些事。

他也不需要擔心任何人事上的煩擾,因為團隊的成員就只有一個共同目標--讓OneSky成長。這是他在上一家公司無法感受到的,他覺得他不只是「打份工」,因為他知道每一項工作都對整間公司有著甚大影響。

他從來沒想過有如此高透明度、給予成員如此高度信任的公司。作為一個程式員、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他幾乎可以接觸到公司所有資訊,也可以為任何決定提出意見。

前路茫茫但充滿挑戰

他滔滔不絕地說了工作期間所學到的各種事情,但當問起他對將來的展望時,他卻想了好久也想不出來。

「我也不知道將來會做些甚麼,這不是很正常嗎?一年前我也沒想像過OneSky會發展成現在的樣子,這才是Startup吧。」他覺得小公司要快速成長總要有人負責開荒,他不喜歡過於安逸的生活,不斷地在自己未知的領域裏探索令他覺得很享受。

「根本沒有一個學完的時候,因為整家公司和可以學到的事情也一直在膨脹。」因此他認為自己也要不斷進步,才可以擔當更多責任,也讓自己能有更全面更宏觀的看法。

常常聽到有人說90後不捱得、沒有責任感,他們也許只需要一個建造自己跑道的機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