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I時代—你需要的是贏在射精前終極版!

2017/7/24 — 10:36

作者供圖

作者供圖

上一篇和大家探討過在AI時代將來臨的陰霾下,一眾中產寄予厚望,義無反顧在子女教育競賽中投入的巨資,很可能隨着未來高收入行業新入行職位大批消失,落得毫無價值。社會中唯一剩餘的那丁點兒向上流動的機會,可能是靠比拼人脈資源、人格魅力、反應系數等等。而在這些層面的競爭上,中產階層子女幾乎沒有任何贏面,上層階級子女屆時可能徹底擠掉其他所有階層的後代。

中產讀者可能自我安慰說:就算未來的競爭,並非拼文憑和專業知識,只要我適當改變栽培子女的教育方向,也許還有一絲機會呢!可惜,未來這些關鍵層面上的競爭力,其實大部份都要成功靠父幹,或是贏在射精前。這裏所謂的「贏在射精前」,絕對不是某些港女想的,那種原始簡單的伎倆,而是怎麼確保孩子贏在DNA的高科技燒錢遊戲。現時的富人,豈止拼教育、拼關係這樣簡單,他們已經充份懂得,要富過三代,要從確保下一代優秀的DNA開始!不知道大家有否留意,不知不覺間,越來越多頂級富豪的子女,皆來自人工受孕(In vitro fertilization、簡稱IVF),為甚麼呢?

話說科技日新月異,現時人工受孕技術已經非常進步,除了培植胚胎的grading劃分機制,還可以透過胚胎植入前遺傳學篩查(Preimplantation Genetic Screening)的技術,篩查DNA染色體是否有任何缺失、形態結構是否正常,從而淘汰出現瑕疵的胚胎。新西蘭愛荷華大學一項長期追蹤研究,比較423名介乎8至17歲的IVF兒童,與372名自然生育兒童的學業表現,研究員起初以為,當年人工受孕技術還未成熟,學習表現會差過自然受孕的兒童。結果居然發現,IVF兒童的考試分數,不僅高過同組自然受孕兒童,甚至高過社會整體同齡兒童的平均水平。愛荷華大學研究還有一項有趣發現:單胞胎受孕的IVF兒童,學業表現好過雙胞胎,而雙胞胎又好過三胞胎,即使如此,三胞胎IVF兒童表現依然勝於自然生育的兒童!看完這研究,才發現原來技術已經進步到讓生兒育女都出現不平等。難怪全球眾多名人都選擇人工受孕,替代自然受孕。廣為人知的Tesla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五個孩子都是試管嬰兒——事緣他首個孩子出生10周後突然死亡,對兩夫妻造成很大打擊,為了更高效率地傳宗接代,他和妻子之後的生育,都採用試管技術,提高嬰兒的存活率、確保健康。

廣告

事實上,圍繞「非天然」生育受孕的市場可能比港人想像大得多、先進得多。環顧世界,會發現有專為富豪服務的DNA公司,例如生育機構Purenetics於上年成立,標榜可為客戶提供來自「世界上最高質量捐贈者」的精子,客戶只需提供至少75萬美元的資金證明,就能擁有這「高質」精子。只要額外繳付1萬美元,就能訪問捐贈者數據庫,詳細瞭解捐贈者的背景。最後交易成功的話,Purenetics會收取25萬美元,另外50萬美元則屬於捐贈者。你亦毋須擔心無時間處理生育的問題,因為代母市場漸趨成熟,價格由高至低任你挑選,定能找到合心意。現時收費最高的代母在北美地區,大約7.5萬美元,包含所有費用:產前保健、臨床等;而非洲或拉丁美洲,代孕費甚至低至1.2萬美元,而且全部由專業機構來照顧管理代母懷孕分娩的過程,客戶根本毋須操心。

其實上述這些都已經算是非常成熟保守的技術配套。說到透過改造DNA(Genome editing)來促生超級嬰兒這些接近科幻Sci-Fi的情節,讀者可能以為得啖笑,以為以現時遺傳基因技術談這些為時尚早。實情是,早在10年前,人類30多億個遺傳基因圖譜已經完全破解,加上科技發展成熟,現時科學家對於基因圖譜決定人體形狀、特徵的因素,基本上是瞭如指掌,改造基因本身根本不是難題,目前的技術難題在於如何按照需求精確改造又確保嬰兒不出其他問題,以及法律道德屏障的底線。因此有朝一日,某些高級生育診所為準父母設計嬰兒身高、樣貌、IQ、運動能力套餐完全不是夢。甚至筆者懷疑,某程度上利用Trial and error的方法去做,目前的法律與成本路障根本擋不住一部份富人先試先行。

廣告

幻想一下,如果某些人買成千上萬的嚴選卵子,再找來本身贊助研究院的研究員,以開發基因改造項目為名,製造1,000個通過各種實驗室改造和基因審查的胚胎,最後成功植入300個到300名代母體內,然後嚴格追蹤胎兒成長,再揀選所有方面都符合要求的幾個「天之驕子」出生,又怎麼可能不成功生出超級精英兒童?這種根據實驗法則「Trial and error」,只要基數夠多,過程嚴控品質,絕對可以解決技術尚未成熟的問題。以馬拉松比賽作比喻,以後天然受孕的普通父母等於聽天由命,系統逼你隨機落注一個素未謀面的跑手出賽,而做晒IVF、PGS篩查、再進行人工受孕的富豪,等於有機會事前買到了大量選手過往的出賽紀錄,作了充分的研究才落注跑手,而花錢去做基因改造的富豪,等於可以幫自己落注的選手打針落藥。這種人生馬拉松比賽結果就算不能說是未跑已知賽果,也夠悲催了吧。

有讀者可能會批評,這種通過類似優生學的手段,牽涉倫理道德問題,有違天道,而且論調極度無視後天努力因素。筆者不是想無視後天努力,但後天努力因素有制約的局限性。而且當技術優勢大到某個程度,世上的確有很多DNA不可能靠後天逾越的鴻溝。舉個簡單例子,港人熟知的賽馬,其實馬匹是人為「炮製」的英國純血馬,由牝馬與阿拉伯種的種馬交配,而且要符合外貌、身高、體重等特徵;不符合標準的幼馬,就會被閹割或人道毀滅,所以現代賽馬生產過程完全是「祖宗十八代」嚴選優生血統學的結果。而且無論大家如何提倡後天努力論,當純種馬被「成功研發」大量配種後,世上再無騎師會天真到認為,透過他的精心調教、駕馭技術、超水準臨場發揮等因素,可以讓他以自己最愛的非英純血馬種跑贏比賽,因為純血馬種基因優勢大到足以排除其他因素。

英國國會在上年年尾,已經通過容許製作「三親嬰兒」(父母可以利用第三方健康捐贈者的卵子或胚胎,杜絕本身遺傳病會傳到小孩身上的機會)!很多科學家都認為此門一開,以後大量家長都會以杜絕小孩遺傳疾病為由向基因改造方向高歌猛進!可憐中產父母財力有限,燒錢教育之外,以後還要升級燒錢玩基因升級遊戲,否則未來你的小孩可能一出生就背上「人生輸家」的宿命。不過就算各位準家長看完此文後想要做基因篩查PGS,恐怕都要吃閉門羹,因為香港迄今居然還禁止沒有遺傳病史醫療紀錄的父母做PGS基因篩查,社會思維落後到甚麼地步可想而知……港人再一次只好自求多福。

無謂君Facebook (歡迎微信交流 ID:i-qu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