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I時代UBI是人類的輓歌還是希望?

2017/6/12 — 9:4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Zuckerberg上月尾在哈佛發表畢業演講,這一代人面臨最大的挑戰就是,人類社會大量工作將會被自動化技術+AI取代,他提倡以「全民基本收入 (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理念 (以下簡稱UBI),重新定義平等,期望成功過渡到一個「人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

隨著人工智能科技飛速發展,我們這一代的大量職位將被AI取代已如箭在弦上。再加上AI深度學習突破了人類對創造力的壟斷,以至今後社會要「創造」出大量人類比AI更擅長的新工種,用來取代流失職業的可能性絲毫不樂觀。日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國圍棋棋手柯潔敗給Alpha Go,對大家來說已不算新聞,比起柯潔0:3完敗的消息,筆者更關注的是同場加映的「餘興節目」,主辦方安排人類棋手配搭Alpha Go進行的人機一人一回合車輪戰賽事。人類選手出場的是分別是棋力僅次柯潔的兩名中國棋手連笑與古力,兩人分別與Alpha Go組隊對戰。然而人機合作的結果,卻讓人大跌眼鏡。賽前大家普遍樂觀相信,AI能準確跟上人類搭檔的棋路與之合作無間。對戰中,Alpha Go不但沒如預期般配合拍檔,反而因為能力太強,需要人類主動改變自身棋路,來積極遷就配合它。在出現分歧情況下,Alpha Go更罔顧拍檔意見,自動認輸,甚至將棋路變得消極,來「逼」隊友認同它的判斷棄權認輸,其強勢「性格」讓人摸不著頭腦,卻拿它們沒辦法。筆者觀戰完畢,對於人類今後在創造領域上的判斷和意志,是否還屬於支配機器一方?持悲觀的看法。

科技巨頭或許已經清楚意識到,步入AI時代後,社會面臨嚴重的失業衝擊,因此,Tesla創辦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和Zuckerberg等,紛紛選擇表態支持早日研究UBI概念,來應對AI將帶來的經濟轉型。簡單來講,若把現時的社會經濟模式簡化,宏觀經濟架構由個人(家庭)、企業、政府組成:勞動人口為企業提供勞力,獲得收入,同時支付金錢,購買企業的產品和服務,而且每個家庭、企業都向政府納稅來換取公共服務。當進入AI經濟時代後,大量人力資源被自動化取代,導致大量家庭失業,不再交稅,更不會消費,反而要求更多公共服務開支。雖然,政府能改向擁有AI生產力的大企業,徵收「機器人稅」,但AI不會消費,企業的產品和服務也失去消費者,傳統的經濟運作失效,這正正就是辯論引入UBI的原因。

廣告

UBI的概念其實是,無論是富或貧,甚至沒有付出工作勞力,你都能拿到一筆金額,而金額的多少,是通過社會AI化的程度釐定,伴隨AI經濟效益的提高而逐漸提升,最後達到能應付所有人基本開支的水平。乍聽像共產主義,其關鍵的差別是UBI不求改變資本主義私有產權制度,也不干涉每個人想從事什麼「工作」。試想一下,你現時工作目的是為了溫飽、家人、未來,因此每周超過50小時,不得不做著無聊、沉悶的內容。而UBI試圖把這些誘因消除,朱克伯格在哈佛的畢業典禮上提到,讀大學時不需要賺錢貼補家用,他知道若Facebook失敗,也不會對生活造成任何影響,於是享有編寫程式的閒暇,最後成績有目共睹。在UBI的理論下,你依舊能選擇繼續「求職」,但給人人一定的保險線,希望每個人的工作動機將會變得更純粹,更追夢,促使公民快樂最大化。

不得不正視的是UBI確實是唯一在AI革命早期,社會摩擦急升時期緩和局面的制度。人工智能出现後,可以想像大量勞工不會願意放棄工作,這可能會造成社會動盪和民粹主義(試幻想uber當初對的士行業的衝擊在社會全方位爆發)。然而,人員費用向來是企業最大開支,當高度自動化AI勞力面世後,企業確實能以幾何級數提高成本效率(AI是365日24小時工作、而且沒有管理問題,也不會出錯,只需用電)。實行UBI則可以安撫失業勞工,讓他們提早回家擰「退休金」。可以說是資本和政府達成共識,同意讓公民享受自動化減少勞動需求的部分成果來換取人類甘願被「淘汰」,一方面企業亦能減少成本,以自動化勞力換來更高的經濟利益,而不用怕政府立各種民粹式管制,窒礙科技經濟升級。

廣告

無論AI是否是扼殺人類工作機會的災星,科技推動社會前進的大潮從來不會因為政府和民粹的反撲而被改變,頂多只會拉一些逆流者做陪葬,這一點歷史上屢應不爽。因此,亞洲各國也應盡早研究相應的社會制度對策,推動UBI或許成為拯救人類的最後一根稻草。

無謂君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