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IT 業界對創立創新科技局的意見

2015/2/16 — 16:54

【文:楊國雄】

何謂創新科技,很難有個定義。一些前人未應用過的科技,暫時不普及,消費者並未習慣使用這些科技,都可籠統稱為創新科技。在此階段,市民未會願意對此科技付出金錢,包括投資/ 消費。它並不一定是很尖端的科學技術,有可能面世已久,但不運用,又或者使用方法不同而已。簡單一句,就是這些科技很大機會是不能賺錢的。

在未能有清析市場及可預測性的情況下,這些產業的腰截率著實是十分之高。可是,一旦有回報的話,又極可能是數千數萬倍的回報。故,在金融市場的投資遊戲上,對於那些經常面對高風險高回報的風投大「媽沙」來說,他們對創新科技的投資其實也是很高的。當然,這是香港以外的情況。在美國、韓國、日本、北歐等等,「游資」(流動資金)不會像香港及大陸般,只喜歡買磚頭,或者黃金等實物資產,而是較喜歡投資在產業上(即是股票、基金之類),尤其是有高潛在回報的產業上。

廣告

為何香港以及內地,都較喜歡「聚手」的東西,而不喜歡「一張紙」呢?答案我想大家也心中有數,「high tech. hi 野,low tech 撈野」這詞語也不是最近才出現。我們發覺,原來在華人圈,最高回報,最可靠的,除了磚頭,還是磚頭。為什麼?因為「紙」的價值,是建基於社會的信任、社會的核心價值,與及個人信仰與素質。中國人對黃金和土地的信仰,由來已久,主因不就是當社會動盪的時候,還可以靠土地自給自足,靠黃金走遍天崖!這種重實在,而輕價值的文化DNA,就算你要否認,身體還是出賣了你。

你們現在使用的, 是否都是window?windows系統,是否都是盜版?你們聽的音樂,是否都是免費下載或轉載?你們的瀏覽器,是否仍然用Internet Explorer這隻「百佳牌」(最門面的cheap貨)?還是,用yahoo作搜尋(什麼?是百度麼?),縱使它們曾出賣你的私隱。經常到淘寶購物,縱使內裏充滿假貨。電腦內安裝著金山毒霸、QQ等,有「中國特色」的軟件,經常彈著廣告,和強迫安裝自家軟件。弄得整部電腦污煙障氣,但仍始終不肯花錢買一隻防毒軟件。

廣告

好了,有事了... 找個朋友來檢查一下吧,一餐飯也嫌太貴了..... 就算是公司的電腦,也是有事才隨便找個人來看看。人家上來了,非常專業又認真提意見,「不要隨便安裝軟件。」「不要隨便下載東西」「密碼不要隨處放」「這些檔案你不要碰」.... 可是片刻後,客戶即嚷著「我的密碼又忘記了,呀邊個幫我隨便再設一個吧!」.... 當收錢那一刻,客戶又道「用不著咁貴吧?呢D 野好易做遮,我見你無乜野做咋喎. 唔好呃鐘!下次都係搵間平D既.」 「要公司的電腦系統正常運作,背後需要花很多時間,表面是看不到的,而且需要定期檢查。我建議你們月費聘請我們公司...... 」最後,客戶沒有採納如家庭醫生般,定期上門檢查電腦的建議。而是,出事時再找間更便宜的公司,但出事更頻密,他花的錢和時間更多.....

這些都是做IT 的寫照,我想同行定必有所同感。在社會上,都會對資訊科技有很二分的感覺,很賺錢和很不值錢。「你懂寫apps 的麼?你公司肯定很賺錢了!」這些說話我聽過很多遍,但實際上呢?實際上,數千元寫一隻apps,大多數人都覺得貴.....  更有不少人覺得,在互聯網的世界,資訊科技根本是不值錢。而在社會中,懂IT的並不是一個專業,每每客人都不相信或者不尊重IT人的意見。不像醫生或者律師,甚或是那些高位但胡扯的官員,說什麼也都相信。盲目相信權威並不適用資訊科技這專業。

正正因為IT 缺乏認受性和權威性,不少行家為了混飯吃,變得越來越不專業,價錢跟人鬥平鬥賤不在講。延誤治療、故意無視錯誤、甚至故意設置問題,以及把license, 註冊密碼拿走,好讓客戶不能「飛」他。情況有如梁振英弄得香港非常差,無人敢接手,自己就可繼續安坐其中一樣。由於客戶對此行業的不認識,他們根本對如何選擇公司,與及價格毫無概念,每每只能找最平,或者最相熟的公司草草了事。最終,悲劇收場,令客戶永不會再投放在資訊科技上。

在惡性循環下,人們越來越不相信IT,寧願繼續用紙筆,都不會用電腦。就算願意改變,都不容易找到一家價錢合理、信譽良好的公司。每每報價,價錢居然可以由數千到十數二十萬?!確實,這種海鮮價是很平常的。原因不一定是IT公司的問題,而是一來客戶不懂他們到底要求什麼,二來當中有很多的細節,如果要談好、寫好,恐怕報價單要整本電話簿厚。當公司只聽到一個「看似簡單」的要求,要不不報價,要不胡亂開價。要不就要花大量時間跟客戶溝通,到底他們想要什麼。可是,通常當客戶知道他們的要求是要那麼花時間,那麼貴,都會打退堂鼓。這樣公司的時間就白花了.... 再者,有不少客戶根本就不想花時間心力溝通,總覺得要求已經(清析?),還要他們費神是IT公司的責任.....

在沒有完全清析客戶要求的報價下,最終經常出現期望落差而爛尾..... 不少程況是,開發出來的東西,並不符客戶預期 。可是,實情是在一開始時,客戶也不清楚自己要什麼,每每到開發中途,突然有什麼新想法,或者程況有變,如業務或者財務等,或者看見成品的感觀不好,就修改他們的要求和期望。有些東西,他們可能說來輕鬆,轉隻色、轉個位置,甚至轉個功能,有些甚至誇張到重新來過.... 須知道每一個細節,也要花不少功夫的,但他們像是不用成本地要求轉來轉去,改了又改。遇上這些客人,你要不選擇爛尾,要不硬著頭皮做下去。一個網站或者apps的開發價格,其實有超過一半是處理客戶的問題和風險.....

 報價的價錢,更多是marketing。一碗「黯然銷魂飯」可以賣百多二百元。一些不用一個月人手的開發,在一些公司可以報到80多萬,依然有客人「上釣」。可是到我們那裏,就算報價只有萬多兩萬,客戶也是嫌貴。這也是為何令社會上對IT的價值那麼二分,很賺錢和很不值錢。一如娛樂事業,同一質素的歌、同一質素的戲,在不同的包裝和銷售下,可以是天皇巨星和拿綜援的分別。在創新科技下,尤為如此。那些經常拿來討論的個案,實際上都不是原創,更多是撤頭撤尾的抄襲。只不過,他們可能有更多的資金去包裝,去改善營銷手法,去吸引傳媒的報導。就算大紅大紫得如google, youtube, facebook, whatsapp,在同期也有不少同類的產品和公司,但我們只會看到成功者的畫面,而不會聽到失敗者的艱苦。這些像是老生常談,優勝劣敗很自然吧?但我的重點是,所謂創新科技並不是核心,marketing和金錢才是核心。

可是,在一個不重視資訊科技,軟件開發的地方,很難想像創新的IT公司能夠生存。不!是普通的資訊科技公司也不能生存。一般的互聯網開發公司,由於科技發展太快,更由於行業生態良莠不齊,與及社會對IT 的不認識和不重視,能生存3-5年的公司已經非常難得。一些在此行十年八年的人,人工及位置可以是不進反退,情景可想而知。能夠在當中成長擴展的,在我已有十年的事業生涯上,還未有見過。相反,倒閉的倒是多如牛毛。就如一個不重視運動的地方,要他們拿奧運金牌,都是一個緣木求魚的想法。要求香港走創新科技產業,倒不如改善他們的營商環境更是實際。

與其花錢多建數個最終也只會變成地產項目的科學園,倒不如提升社會對科技的認識和運用,確立資訊科技的專業地位,改善他們的營商環境更為重要。現今政府的政策,就有如內地培育體育明星般,投放大量資源在極少的尖子,可是一般人就可能連該運動聽也沒聽說過。而那些尖子拿不到牌的話,就成為用完即棄的垃圾。他們可能找一堆錢多得連襪也穿不下的內地暴發戶,投資在一些聽起來像是很棒的點子,如「網上骨灰龕」?。最終當然是失敗告終,然後這就叫鼓勵創新科技了.... 或許,還請來一些外地的專家、企業來香港投資,但最終香港也只是一個融資的地點,核心的開發, 設計,還是在外國。 情況就有如西九文化區,買了一大堆外地的泊來品,但觀賞遊人極少,既不懂欣賞,亦無時間。最後,也只不過是假借創新科技為名,利益分贜為實。

facebook 當年只是一個放置大學舊生資料的網頁,假如放在香港,可能只會淪為交友網,甚至色情網站。youtube開初是一個公開存放短片的平台,放在香港,也恐怕只會成為土豆, 優皓的盜版電視台。更大可能,是這些根本無利可圖的「玩意」,很快就會倒閉收場。如今,特區政府既沒有改善香港有關科技創意的營商環境和對其認識的意慾,亦沒有一套長線而完整的創新科技政策的藍圖規劃。一如政改般,對班豬仔議員重覆「袋住先」的老調。這樣的創科局,真係You Take My Part。

 

作者簡介:Network Power Ltd. (訊通網絡)的老闆。 一家專門網站/ 手機程式開發及互聯網宣傳/推廣的公司。左膠一名,黃絲一個,自大學開始關心社會政治,閱讀不少左翼及文化書籍,喜好電影,間中旅遊, 久不久撰寫文化/ 政治評論。專門研究互聯網市場推廣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