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News Lab vs Circa News:「你」想要的新聞

2015/7/7 — 12:37

加拿大傳播學者麥克盧漢(McLuhan)在1964年出版了一本日後為他帶來無數爭議以及榮耀的書《理解媒介》。準確地說,他通過那本書傳達了一個十分有爭議性的觀點 — 媒介即訊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

和當時主流的媒介載體論相反,麥克盧漢認為媒介本身才是引導社會變化的主要元素,而這種變化和它承載的具體內容無關,比如印刷物加強大眾線性的思考,電視節目通過直接影響各家晚餐的方式推動公眾對熱門議題的認知和態度形成。他認為人們只留意媒介傳遞的表面信息(如具體的新聞),而沒意識到媒介 — 這個被麥克盧漢視為能引領文明的東西 — 給社會和人類帶來的結構性的深層影響。

當然,這個當時看來頗為驚世駭俗的觀點並沒有馬上被接受。1980年麥克盧漢去世,又過了十幾年主流權威才紛紛為他發聲。在那之後信息網絡一路飛騰,直到現在,不管淺層深層,我們理解社會的方式都被刻下了媒介的印跡。

廣告

包括每天看到新聞的方式。

Circa — 只有設計是不夠的

廣告

 這個新聞應用在自己的當日話題里留下了最後一個故事。

據說是以平等對待新聞為理念,Circa將特定事件而不是單獨的新聞報道作為展示的中心。應用每天推薦幾個當日的新聞話題(Story),每個話題下通過人工編輯的方式集合不同來源報道的摘要和索引,並允許用戶訂閱話題來了解後續更新。

它憑藉精美的編輯設計和在移動端上流暢的交互體驗獲得了一眾人士的歡心。 但弔詭的,事實上按這種人工模式來講也挺能讓人理解的是,這個以「stay informed」為口號的新聞應用受到的最多差評就是讓人不夠informed,包括每日話題數目不多,包含範圍有限和時事跟進不夠快捷等。

當然了,除此之外還有話題性不強和分析不夠深入等等缺點。而從結果看來,那優美的交互設計並沒有成功說服新聞愛好者們去忽視一切。 在融資不順和出售未成后,Circa在周三被宣布關停。

 

News Lab — 大眾決定的主題

在那稍早之前,另一條和新聞應用有關的新聞是Google推出的News Lab。

和本來用戶就不多的Circa比起來,News Lab的知名度可能還更低一點。這既是因為這項服務才剛推出,也是因為它本來就沒打算直接面向大眾用戶,這只是個為新聞從業者或相關人士提供的工具組合。

具體地講,他們在發佈的宣傳博文里提到了三個重點:Tools (打包Maps, YouTube等現存工具並為使用者提供指導),Data (主要是新的Google Trends), 和Programs(與各地合作方一起推出的項目)。

Google Trends展示可以根據地域和主題進行限定搜索的熱門話題,並提供相關的子話題討論,話題關注趨勢變化和各國的搜索熱度圖等等。簡單說,他們通過技術為新聞從業者解決了一個問題 — 你要寫的,都會是大眾已經想看的。

於是相應的,大眾接下來會看到的新聞 — 假如News Lab真的能被普及應用的話 — 將是他們已經反覆搜索,不斷討論的話題。是的,冷門議題將因沒人關注而切實地被擠出記者們的視線。但往好的一方面講,普通市民基本上可以保證自己看到的都是會是感興趣的內容。

當然了,如果他們平時也用Facebook的話,這種體驗應該早就感受過了。

Facebook —「你」選擇的新鮮事

Facebook對人類生活造成了深遠影響,除了打造人人可聯繫的巨型大網,凡人出門必拍照的點贊文化外,它還帶來了一個能根據用戶行為進行調整的動態信息排列。

[這是PostRocket做的關於動態信息算法的示意圖,後來被Buffer團隊引用到了自己博客裡]

當然在早期,這只是為了避免用戶因為頁面上充斥的無聊信息離開Facebook。 但在後來,隨着數據的增多和算法的改進,這個設計使得每個用戶的頁面似乎都具有智能,會根據他們的線上行為慢慢演變成量身打造的信息環境。

關於這一點,科技達人Robert Scoble在自己的賬號上發過一篇比較長的攻略,指導普通人將自己的Facebook動態信息頁面一步步改造成喜歡的樣子。

攻略里有很多點。 其中包括多分享以及發佈自己關心的主題(比如科技創業),這樣就會在主頁上看到更多該主題相關的文章。以及,多屏蔽自己不感興趣的類型(比如自拍照),這樣好友分享的此類新鮮事會逐漸被自動隱藏。

總而言之,通過不斷對眼前的信息做出喜歡或討厭等行為反應,每個人都能成功地讓自己只看到想看的東西。

未來已來

兩者都在努力滿足那個「人只關心自己感興趣的話題」的基本需求。 如果說News Lab 提供的是基於社會熱點和趨勢數據進行寫作的工具,Facebook指引的則是為單獨個體提供最適合內容的未來。顯然,未來更貼心的多。

回到開頭提過的《理解媒介》,在這本書發表的同一年,某個剛從博覽會上回來的著名科幻作家對50年後的生活做了預言。 預言中的一條有關計算機和人類的關係,他說2014年人類的絕大多數工作將有計算機代替,只有極其有幸的一小部分人能從事創造性的工作。

當然,我們都知道這還有沒有發生。不過我們也知道,由電腦產出的新聞報道早就進入了人類生活。 和編輯自己敲打的文章比起來,這類自動生成的報道當然高效快捷,甚至可以直接調整字詞產生不同的版本。

那麼在未來,每個人都只用看到自己感興趣的事件,而在點開相關新聞時,激進的人看到刺激性的陳述,保守派則看到溫和版的表達,大家皆大歡喜。

我們在朝那樣的未來前進。不過在那天到來前,這只是個關於Circa的隕落和News Lab出現的故事。

 

原刊於鈦點 Taipoin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