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tartup環境是怎樣鍊成的

2016/2/1 — 10:27

上星期在聚會中認識了一家Tallinn(位處愛沙尼亞)的Startup,和他們聊起愛沙尼亞的Startup氛圍,他說愛沙尼亞的Startup越來越多,聘請員工越來越困難,很多競爭。那邊的Startup多少和Skype有點關係,要不是前Skype員工創辦就是有Skype相關人士的投資或建議。

這情況聽起來很熟悉,像是矽谷現在受到PayPal相關人士影響的公司一大堆(PayPal以前則是Fairchild),芬蘭也一樣有前Nokia員工創辦的Rovio和SuperCell。可以想像這些公司縱然倒下,他們的影響會不減反增--因為員工受到文化薰陶,會四散做出更多有趣的事情。

每個城市的環境剛開始看起來都沒甚麼特別優勢,像是有Fairchild以前的矽谷、有Nokia以前的Helsinki、有Skype以前的Tallinn。每個點都是從一顆小種子開始,慢慢地長大和擴展到世界等級,然後到了某段時間,這沒有活力甚或倒下的大樹就把文化擴散出去,從而形成一個網絡、一個環境。

廣告

香港還沒有如此環境是眾所周知的事--但絕不是沒有種子或大樹。香港有不少的公司賣得好價錢、也有不少成功的產品(縱然沒有國際化到Nokia或Skype的程度),只是他們倒下後並沒有把成功的思考方式擴散開來形成一個環境。

我猜一是公司文化沒有鼓勵團隊成員自己決策,大都採用由上到下的決策模式,員工只是執行決策的人,無法形成大局觀--自然在公司倒下或失去活力之際也一併失去目標--無法把走向成功的文化從創辦人那邊延續下去。

廣告

二則是那些公司成功後的金錢和經驗無法有效地經由投資進入新一代的腦中,幾乎每一家Startup都只能自己由頭打拼起,鮮有站在巨人肩上的優勢。

最近參與了一個香港Startup的私人聚會,幾乎是首次在香港感受到有益的公司文化交流,也許能看見一個健康環境正在發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