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Uber事件揭示一潭死水的香港急需網路攪局者

2015/9/7 — 9:48

上月初有政黨進行調查,發現大學畢業生起薪點越來越低,按通脹調整後,過去二十年,起薪中位數下跌近20%,無奈生活成本飇升,絕大部分人再努力拼搏,都追不上樓價如脫韁野馬般的升幅。自香港步入「資產主義」年代後,根本沒有甚麼屬於本地年青人的好機會,社會流動性極低。除非取得醫生、律師等專業資格,否則都只是淪為財團賣命的小員工、一生供樓的「樓奴」。再加上全球金融海嘯後,中產層階急速「下流」,兩極化下彼此利益毫無交集,於是各種陣型死膠化。

就算年青人有夢、有理想,面對不公平的社會,也無計可施。現在很多年青人也醒覺到一世打工毫無出路,也想趁年輕,仿效鄰近地區的青年創業闖闖,無奈在香港創業絶非易事,單單是高企的鋪租,便令人望之卻步。年輕一代機會受局限、過著被擺佈的人生,僵化的社會制度難辭其咎。在有志難伸,怨氣日積的壓力煲內,不難理解為何近年尋求打破現有遊戲規則的社會運動頻頻發生。不過筆者就認為,普及「互聯網創業經濟」的意識才是釜底抽薪,為社會注入新血的糸統工程。

只有打破社會僵化才能解放年輕一代

廣告

打個比喻,社會變革就像改變原有物質形態的化學作用一樣。要改變物質形態,上過中學化學課的都知道,通常牽涉兩種方法: 1)放火燃燒加熱,(類似政治運動),2)通過技術改變氣壓,(改變經濟構造的系統工程)。第一種方法,在歷史上留下大量低水準的歷史循環先例——最常見的是革命運動冷卻後,一切又回復原貌,社會重新異化。真正能夠為社會及經濟破舊立新,譬如工業革命,大航海時代,世界格局從此大不同的,都屬於後者。

不少前瞻者已預言,「創業經濟」將繼工業革命後,造就全球最大的社會經濟變遷。當然也有很多反對者質疑「創業經濟真的可以帶來社會變革嗎?說不定,只是一場既得利益者的大洗牌,甚至只會帶來經濟泡沫。」在筆者看來,這次「創業經濟」的泡沫,卻未必爆了就完那麼簡單。

廣告

首先,與昔日相比,現今創業在互聯網的影響下,營商模式都改變了。很多事例證明了:毋須大組織,架構扁平的小公司也能做大事。以改變了自我進修方式的維基百科為例,這個更新速度及瀏覽率均超越《大英百科全書》的網絡百科,只有 275 名員工(包括臨時工),憑著網絡和科技,他們帶動數千萬名來自不同國家、操不同語言的管理員與志願者,共同參與創建與更新條目,在互聯網誕生之前,這種創業模式根本不可能!

又例如最近鬧得全城風雨的 Uber,這間服務覆蓋全球七十個城市的公司,原來只有3,000員工——乍聽起來不算是小數目,但若果考慮平均每名員工管理司機的數量,我們就會發現,這個團隊的影響和效益出奇地高。以中國的 Uber 團隊為例,基本上,每個城市平均只有 3 至10名員工,卻管理數以萬計司機,單單成都, Uber 已有 4.6 萬司機,證明了小公司也能做大事。

互聯網經濟下蠢動的新浪潮

若要筆者分析廿一世紀初「創業經濟」潮流的最大創舉,那就是它向世界展示了,中小企在互聯網科技的協助下,可以戰勝全球性跨國企業。十年後回顧歷史,「辦大事要大機構」這個說法,很可能只是昔日資訊技術落後時代一種「迷信」而已。以現階段趨勢發展下去,大機構的官僚主義管理思維可以通通去見鬼。
 
從「創業經濟」衍生出來的互聯網流派,正在快速顛覆傳統社會的思維,反向迫使傳統企業,放棄自成一角的架構,開放資源平台,讓所有人參與,改造遊戲規則!Uber 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它為香港的士市場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政府發的士牌照監管載客,原意是保障乘客的安全,強制行業要定期驗車和為乘客購買保險,但制度多年來一成不變,發牌數量也沒有因供求調整,制度已經嚴重僵化,甚至異化到不得不損害司機與乘客雙方利益來補貼既得利益者的程度。Uber 的成功正是建基於制度的僵化與陳腐。

儘管政府在的士車主施壓下,高調拘捕Uber 職員及司機,但由於全球快速普及,在服務的有效性驅動下,用家在短暫使用後都會迅速覺悟到的士牌制度的不合時宜。運輸及房屋局早前便表示,認為的士服務的確須要改善,會深入研究在現有法規下推廣包車的士服務供市民選擇的可行性,長遠研究推出優質房車的士服務;同時若經研究後證實的士數量不足,考慮增發的士牌照。Uber 拘捕事件發生不久,社會便出現強烈不滿的士制度僵化的聲音,政府這樣迅速回應會檢討,實屬少見。最重要的是Uber提供了一套超越了傳統模式,實際可行的替代方案,而不是靠思想辯論,宣傳動員等形式的方法去爭取改變,但效果卻遠較前者快速,且影響更深遠。

互聯網經濟是社會改革的加速器

變革,從來沒有規定只能加温促成!但一般人容易被歷史書洗腦了,硬是把革命,和「思想」、「制度」劃上等號,往往忽略了科學知識和成本技術等潛移默化的另類方式。誠然英國工業革命充滿銅臭、法國大革命則充滿理想主義,然而若果問這些革命對後世社會、經濟的功過何者為大,答案不言而喻。很多人還沒意識到,互聯網經濟的成形給了以技術進行「革命」之路一個空間跳躍式的「蟲洞」捷徑。以往需要超長時間才會看到效果的系統工程式革命,現在只要正確引爆模式,就可能以難以想像的速度促成。年輕人有志要打破遊戲規則,尋找向上出頭機會,加入互聯網創業大軍可能是唯一出路。竹木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