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一切從罷課委員會說起」

2016/1/30 — 11:14

香港同志運動未來?這個題目的確令人為難,一來是因為已經沒有很多人會邀請我去談論同志議題,大家都知道我己經 move on 而我的新題目是:真愛真普選!趙文宗這個邀請,就好像是一個舊愛人來「翻兜」自己一樣,真的令人有點尷尬。他說跟我認識了 20 年,又說是我「帶他出身」,一定要我出席這個新書發佈會,唉!如果朋友把大家相識 20 年來的情誼擺上枱,那就只好「死都死出來」。

其實,近日港大校委會事件的風波,令我精神已經幾乎崩潰,我連每天寫「港大教授血淚史」的勇氣和能力都也沒有了,叫我怎樣能站出來討論同志運動的未來呢?在這種狀態之下,如果要我把同志運動切割開來討論,根本沒有可能,所以我決定自把自為把題目稍稍修改。

若果我能對今天的討論有什麼貢獻,可能就是和大家分享我近日參與「港大覺醒」和自己陷入了校委會事件的風波的經歷。

廣告

近日這些經驗令我進入了某一種的精神和情感狀態,令我看見了一個更殘酷的現實,希望我今天所說的,大家看到我現時的狀態,我的思緒,可以對香港市民,特別是那些像我一樣,因為雨傘運動才更積極參與政治的人,有一點參考價值。

這個經驗非常之 overwhelming,2016 年的 1 月 30 日,世上任何一個放在我面前的題目,我都只能從港大事件和「港大罷課委員會記者招待會」說起,我從梁麗幗和這幾位同學身上學到很多。那天下午三時半,我從 TVB 即時新聞看到李國章和校長的記者招待會,兩小時後,罷委會的同學已經在面對記者,逐點反駁對他們的指控,每一位同學都表現得非常好,大家分曬工分曬 point,論點非常清楚,有互相配合,梁麗幗包底,我為他們感到非常驕傲。希望我從他們身上學到的,也能對同志運動有一些啟發。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