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像我這樣的一位教授(上)

2016/8/12 — 12:47

Dear Peter,

為何如此憤怒?在這多事之秋,作為大學校長,港大揸fit人,你提出了新政策的建議。ASA 的主席如常的向你提出質疑,媒體找到了秘密文件,如常的要踢爆。你為什麼好像特別的「頂唔到」呢?

可能因為大家真的不太了解你的建議內容,所以只好問你為何要在某些事上走上一條看似「中央集權」之路?其實一向你都有權決定員工的升遷。在香港大陸化的過程中,大家怕你越走越似「阿爺」,所以希望你可以出來說:這只是一場誤會。那你為什麼還要這麼憤怒,用這樣的語氣來還擊,說要 "condemn anyone who tried to continue to politicize the issue"?嚇得我幾乎 Facebook 都唔敢寫。究竟是什麼觸動了你的神經呢?

廣告

其實你最安慰的應該是,有校委會成員撐你說:"I strongly endorse this statement from HKU President Peter Mathieson"。毫不猶豫的擁護,好少見到㗎。連隔離台也有人情辭懇切的反對大家「把一切人事決定和任命政治化」,說把什麼都政治化「香港就死得」。外間的團體覺得很難理解你這個改革內容到底是什麼,他們被不同 grade 的教授有不同的評估程序搞到暈咗。這壇嘢其實很好搞,你還擔心什麼呢?

還有最安慰的是:員工完全沒有出聲,受影響老師也完全沒有反對的聲音,沒有人comment 你的 consultation 做成怎樣,也沒有人挑戰你的諮詢程序、管治哲學與模式搞成怎樣。那你是否應該老懷安慰呢?

廣告

你說得好,反正到最後,"We will be judged on our results" 而不是新聞頭條或是 有 vested interest 的人的批評。不過,by the way,你所指的成績是什麼呢?(又係 Asia's global university?)噫,我哋唔係一早已經做咗大佬嗱咩?唔通有D身份危機係大家睇唔到嘅?(嘅字要尾音提高,變成問號!)

而大家的靜默又係咪一種你想見到嘅 result 呢?

式凝教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