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像我這樣的一位教授 (下)

2016/8/12 — 16:15

Dear Peter,

其實我第一次見到校長你已經 likey 你,可能因為在殖民地長大,自小崇拜英國人,覺得英國人有一種 decency,說話很得體,所以我很高興再見到有英國人來帶領我們。(我為自己有這樣的祟洋心理,當然首先要向中國道歉!)陳文敏事件、李國章事件,楊教授做假事件,每一次見到你備受壓迫,我都有點擔心。可是最近見你越來越不顧儀態,例如把 Billy Fung 交給警方,我也真的擔心起來。Peter,你的情緒是否也到了臨界點呢?

You know, 我是 likey 你的,如果繼續是你做校長,我當然可以接受就只你一個人來決定誰要走、誰要留。(加埋 Paul Tam 我卻不敢說,因為高層之中,我只是和你吃過飯。)可惜,我隱隱然覺得你也不會做得太久,(Hope I am wrong la!) 所以我才希望有一個制度,看到各方面比較清楚的互相制衡,可以讓全世界看見我們是公平、公開和公正的。希望你能諒解我這種顧慮。

廣告

在這一切的爭拗上,你個人一定承受了不少委屈,希望你能找到朋友給你疏疏導,祝安好。長洲粉腸田鷄粥和豬手米都好好味,我食完開心咗好多,有冇興趣試下呢?

Anyways, 小休之後,我會記住競爭、競爭、再加競爭。

廣告

式凝教授

題外話:

我假假地都係一個教授,其實我係大致明白「政治化」和「去政治化」這些討論,不過,在這麼政治化的環境要「去政治化」,談何容易?如果要拒絕被消失,好多時就唯有政治化,你 condemn 大家政治化,便可能連我地啲 sociological imagination 都扼殺埋,你唔好玩我地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