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大的短視和無知

2015/7/31 — 17:47

【文:EC(城大文化及文化產業管理畢業生、在德留學生)】

香港城市大學以「專業 創新 胸懷全球」(Professional, Creative, For the World) 作為創校三十周年的口號,今天看來似乎並沒有說服力。

近日有消息指城大的「文化及文化產業管理文學士學位課程(下文用學科英文名稱 B.A. Culture and Heritage Management 方便論述)將會與中文文學士學位課程合併為「中文及歷史文學士學位課程」(B.A. Chinese and History )。作為文化及文化產業管理的畢業生,我對此感到非常詫異。校方指改動會於下年度實行,「其實唔關你地(現屆學生)事」,我談論改動對現屆學生及畢業生的影響,我只想指出這個決定反映了城大的短視和無知。

廣告

B.A. Culture and Heritage Management於2009 年開辦,直至上年為止,屬於人文社會科學院中文翻譯及語言學系下其中一個學位課程,後來歸入新開的中文及歷史學系。這個課程放在人文社會科學院還說得通,但落在中文翻譯及語言學系下,原本就是個奇怪的設計。現在校方將其變為中文及歷史學士之下的一個主修科目,改名為 Cultural Heritage ,而課程不會因此有任何改動,更加令人摸不著頭腦。

如果有一個叫Cultural Heritage的課程設於中文及歷史系裏原則上並無不妥,同學可以學習中國文化、古物遺跡、文化保育、考古學等知識,但偏偏原本這個學位課程的設計並不如此,除了 Heritage,還有Culture Management,當中包括電影、表演藝術、當代藝術、藝術市場等範疇的知識。雖然Cultural Heritage 在Culture Management中是相當重要的課題,但整個課程Cultural Heritage為名,並不能完全正確地反映Culture Management的內容及課程的多樣性。簡單而言,Cultural Heritage並不與Culture Management對等。有不少大學會在Culture一字後再加上一個範疇,例如Culture and Music Management, Cultural and Arts Management,令課程重點在課程名稱上一目了然。所以Culture and Heritage Management不改名並沒有問題,但如果真的要改,應該將其改為 Culture Management來函括Cultural Heritage Management,同時增強課程的可塑性。

廣告

Culture and Heritage Management是一個獨立學士課程,上兩年因資源的問題出現教員人手不足的情況,現在強行其變為一個Stream,很明顯學校沒有發展這個專業的意圖,而這個就正正是我說城大短視的原因。

Culture Management 的特別之 在於其跨學科的特性。學生既要學習藝術史、文化理論、文化政策又要學習管理學、藝術市場 、文化經濟的運作。因此它與Arts Administration有着密切的關係。以外國的文化管理課程為例,除以上範疇之外,媒體管理、音樂史、音樂管理、法律、文化市場學、外語等都是必修/選修科目。部份大學要求學生再選擇一門專修, 令學生的專業更明確。可見Culture Management觸及的層面非常廣,發展的空間大,加上香港的西九文化區

會落成,對於本地的人材需求有增無減。城大要創新,文化管理這一科可謂大有作為。根據統計署的數字,文化及創意產業所佔本地生產總值由2005年3.8 %增長至2013年5.1 % 。可惜城大認為香港文化創意產業的需求及發展空間不及獸醫業大,校方堅持開設被教資會否決的獸醫學院,卻不想發展或保留一個跨學科的專業。

Culture Management雖然屬於新興的學科,但已發展成為一門專業,在超過40個國家都有相應的學士或碩士課程。在德國一班業界人士就成立了 Fachverband kulturmanagement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of Culture Management ) ,以促進這個學科在研究及教學上的發展。 德語 “Fachverband” 中的 “Fach” 解作profession/discipline/ field, 既然Culture Management是一個專業,城大怎能夠以「配合新的收生程序」為由,說改就改?

大學固然有自主權調整學科架構,但學生和大眾期望這個變是變得更好,不是更「騎呢」。城大要成為真正的一流大學,必先以學生和社會利益為依歸 ,多聽學生和業界人士的意見, 多作大膽而有建設性的政策,而非終日為所謂的排名沾沾自喜。最後引用何慶基教授的話,文化管理人是文化界的中介人(mediators)或把關人(gatekeepers),而文化管理對一個地區的文化發展有決定性的影響。希望城大能夠重新檢視這個課程的架構和發展,並堅持當初要為香港文化創意產業界培訓專業人士的決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