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 18:對主席的期望

2015/10/22 — 12:49

港大校委會主席梁智鴻 (TVB新聞截圖)

港大校委會主席梁智鴻 (TVB新聞截圖)

替睛朗錄了一段對校委會主席的期望,在 iPhone 錄了十次, 還是覺得不順, 真想放棄,不過應承了,也只好頂硬上。今早在收音機聽到自己有神冇氣的録音,也有點不好意思。其實,我們還可以對校委會和新的主席有什麼期望呢?如果我說希望他是一個會尊重學生、就算要坐係地下,都願意和學生傾下偈的人,我的期望是否太高呢?連講出我的期望都覺得很費力。

其實一個領導最重要就是有基本明白事理的能力。有很多人受過高深的教育又德高望重的人,他們理解事物的層次,只能停留在事情的表面,我們的社會真是出了問題。很多人的重點往往只是在一個人這樣說話是不是「有禮貌」、是不是運用了「適當」的語氣,就決定了他的想法不是值得聽見。

25 年來看過無數不同層面的領導人上場。有一些領導人真是沒有能力看見事情發生背後權力運的「結構」因素。他們真的是沒有能力明白兩班人之所以對立,是因為大家實在是處於不同的位置,所以有 conflict of interests 嗎? 還是不相信自己有能力能把衝突甚至鬥爭轉化成力改變的力量?捍衛弱勢社群的權益,正是我們社工訓練重要的一環。真希望他們能來我們這裏唸一個 Introduction to community work 呢!

廣告

昨晚在八一年畢業同學的群組中,傳來了這幾張相。久旱逢甘露,已經很久沒有聽過這些說話了!甘光,加油!今時今日,你還夠膽公開說這樣的話,十分佩服。

有些人的領導原則是這樣:希望所有在他權力控制範圍之下的人都能夠乖乖地和他們同坐一條船,讓外面的人能夠看見一種團結和諧的假象,證明他們領導有方,他們不會關心在他們權力管轄範圍底下的人的真實生活和感受,更加不願意見到他們會站起來,捍衛自己的權益。

廣告

校長馬裴森上場的時候,我們有機會去參加各種諮詢會,清楚記得有兩場是我可以去的,一場是給老師,一場是給校友。我起唔到身,所以去了中午校友那一場,Peter 的態度異常開明,令我對港大的前途,多了一點希望。沒想到他的路途比想像中更艱難。當時有很多反對他上位的聲音,但當我聽到他多年來在非洲的義務工作,我就深深受到感動,知道我還是可以相信他的。領導人中,有誰可以讓我相信他是真心關心貧困的人的需要?

那天踫到他,我遙遠的给了他一個 V,他也遙遠的跟我說要和我 catch up。今天我在這裡,要再跟你說一次:Peter, 你要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