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拒絕被消失的同學和同志」

2016/1/22 — 16:24

現在有些人批評我和一些曾站出來抗議過的老師,說我們不罷教,不肯犠牲自己份工,覺得我們沒有支持他們。有人站出來但不是做他們認為應該做,這可能又會引起更多誤解,所以站在那裡,心情也很複雜,我一直記掛願意站出來罷課的同學,還是要去看看他們。

今天已經是第五天的 long leave,全個學期放假,在這樣的環境也不知怎樣才好?所謂「罷教」即罷工,事實上這是集體行動,不只是一兩個人的事。希望有更多機會討論「罷工」是什麼一回亊。其實有關罷教的問題,港大教師及職員會主席張星煒在會上已解釋得很清楚,工會不能以勞資糾紛以外的原因發動罷教,而罷工需要是集體行動,談何容易?我所認識的港大老師都是這樣:同學參加罷課,老師也會以自己的方式幫學生,如提供補課、課堂錄像等。但只要有一個學生來上課,老師也依然會在那裏繼續講學。老師會選擇用自己的方法對校委施加壓力。「港大警覺」昨天也發了一個聲明,我們支持學生罷課的要求,特別是檢討校委會(架構、權責、運作與工作成效等)。也有提到我們行動的計劃。

我們會約見李國章、校長和校内高層,把同學和老師的意見向他們表達。我們也計劃了一連串的研討會,希望可以更深入討論和研究有關的議題。題目初擬:Can we keep politics out of the university? What is academic freedom?

廣告

大家可以想像,我們的 planning group 人數也只不過是幾位,不過,大家都不會因此而放棄,大家明白需要更緊密地合作,微少的聲音更要清晰一點。

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才有幾位老師能在選舉中勝出,加入校委會,他們已經努力準備在下次的會議中如何爭取大家想要的檢討。希望校委能在通過成立獨立委員會之後盡快進行這項檢討。我在這裏 20 多年來,見過的最積極願意為維護港大的獨立自主而行出來的老師就是這幾位,我會盡力支持他們。要跟沙皇對話,可想而知是怎樣困難重重,但他們依然願意嘗試和想辦法去爭取保護香港大學。

廣告

昨天下午在立法會開了記者招待會,否決「消除性小眾歧視諮詢小組工作報告」。這是我曾參與過的記者招待會中,搞得最好的。每一位出席的團體代表都很能合力把這件事的各方各面分析得清楚,我的心情也晴朗起來。能夠團結起來去做一件事,並不容易,在過程中我也經歷過一些挫折,不過,也只有團結起來,才可以讓當權者聽到我們的聲音,同學和同志的聲音不能「被消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