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給李輝的信

2015/10/7 — 10:23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何式凝,是為昨日港大師生的校内靜默遊行發起人之一。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何式凝,是為昨日港大師生的校内靜默遊行發起人之一。

前日朝早聽完《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見幾位主持人一直在挑戰你的邏輯,真替你不值!你說的話,其實是代表了很多港大人對待申請升職同事的基本態度和原則,主持人真是行外人,完全不明白大學的常規和潛規則,希望你不要怪他們。如果是行內人,相信有很多人還會嫌你未夠「喉」!

有些人怪你把法律和教育界來比較,怪你把 impact factor 變成個人/每年的成就的指標,無非是想指出你「技術上」出錯,但我明白你在精神上是非常能掌握到評估學術成就的精髓,你知道大家都是一味玩數字作為真憑實據,所以你才會這麼認真的去看陳文敏的履歷和 Cher 咗 HKU scholar hub 一餐,何罪之有?

你的用語和態度非常誠懇,我知道你是真心相信自己只是有話直說,無奈你在細節上去得太盡,講到什麼 200 倍,讓人以為你只是為了表揚自己,查實如果你能在出鏡前向一些 full professor 求教,就不會搞成這樣,我心目中已有幾個人選可以推薦給你。如有需要,請 inbox me,我會把你轉介給幾位優秀的同事。

廣告

老實說,你只是在針對 impact factor, 實在太過不夠全面了,我們的 full professor,特別是坐在遴選委員會的,他們的考慮,會比我和你更全面:一個學者選擇研究什麼範圍,能說些什麼、不說什麼、把什麼放在 CV, 行亊為人是否跟部門的整體方向、大學的 vision 一致,也非常重要,他們都說得很漂亮,漸漸我也明白,有些遊戲規則,要成為真正的教授,經過了一個奮鬥的過程,才能掌握,我和你只是副教授,真的要更虛心學習啊!

例如,你一直沒有清楚解釋 RAE 是什麼,我們會怎樣評定陳文敏在 2016、2017、2018 對 RAE 可能有的貢獻,這點你也沒有提及,似乎你的重點只是在他「過去」的成就,看來你已經 out 了,如果你要申請做教授,或者我也可以幫你 update 一下我們對同事的 RAE 潛質的期望的評估方法:我們已經進展到以個別同事的成績為起點,RAE 是以個單位/cost Centre 作為基礎,但個人不夠長進,就會佗衰家,所以我們對個別同亊能否在未來出到三星、四星的文章,早已開始了督促工作,也希望你能詳細研究,我們如能互相切磋,或者我們會快一點升到 Professor 呢!

廣告

像你這樣的人才真的很多,有如雲彩一樣圍繞著港大,可能因為現在是風頭火勢,有些人不願意蒲頭,結果要你獨自被人恥笑,這一點也令人十分失望。請你的 fans 快些站出來吧,趁着大好時機,應該清清楚楚的告訴香港市民和每一位同事,我們是用什麼公平公正的準則來評定一位教授的價值,以正視聽。

「港大教授血淚史」這個欄目,我只是參考「TVB 新聞報血淚史」而作出來,沒有版權,你也可以加入一齊寫㗎。在這欄目五日的歷史,我有時會語帶諷刺,但我是真心同情你。我們話晒事同一等級我不會用高高在上的姿態來取笑你。我也希望總有一天你能像我一様幸運,接到花球,充喜一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