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就是今天大學教育發展最荒謬之處

2016/11/2 — 22:48

大學課堂(資料圖片)

大學課堂(資料圖片)

相關文章:Why Professors Are Writing Crap That Nobody Reads

以前說要教大學,真的是想教好學生,想盡責把所知所想透過課堂傳遞。在大學教書的人應該都有一定的發表慾,希望自己的見解、邏輯、方法可以讓學生有所參考。學生是否全盤接受,可能也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要讓他們知道有我這種見解的存在,這見解又是建基於甚麼理論與研究,又是建基於多少人多長時間累積下來的知識與認知,在這個基礎上又如何滲入了自己個人的總結、分析、意念、與價值觀。這樣的教書佬生活,其實是十分過癮的。到了有機會有需要的時候,可以把所思所想及研究所得寫下,發為文章,也是十分有趣及頂癮的事。寫出來的東西,當然也希望能有很多人可以看到讀到。教學是目標、是目的。研究、寫文章是手段,也是達致大學教育目標的工具。

說了這樣一大堆,可能已經有不少人察覺到我這些想法,在今天已經完全不合時宜。真係唔認係老海鮮都唔得。講得通俗點,個大學教育遊戲已經唔係咁玩。

廣告

今天所謂的大學教育,最重要的是「大學」,最不受重視的就是「教育」。教職員最重要的不是上課「教育」學生,最重要的要配合「大學」的發展爭排名,鬥畢業生人工高。大學教職員的主要職責,其實不是教育,就是要鬥噁沒有多少人會認真讀的文章。年輕的、新進的教職員更加是冇得揀!用中文寫的唔計,講本土問題的沒有多大市場,因此要走向國際,有幾多人睇唔重要,有冇impact?要看的是那些其實唔多關事的 impact factors。你想真係做啲對社區、對業界有impact 嘅嘢?唔得,大學要保持政治中立,想book 間房同基層組織開個會,都越來越多規矩,總之就係想你唔好搞咁多嘢。因為唔算係impact,或者係大學唔想見到嘅impact。

因此,有部份上課前不花時間準備,不作備課,不去Update課題內容,空槍上,半堂時間叫學生自行討論。有乜辦法,今天的法則,是publish or perish。還要千方百計write for the journal,要摸清楚那一些A級 Journal 以及其傾向用什麼類型的文章,然後度身訂造,投其所好。有冇人睇、有幾多人睇、其實有乜重要?而且總有人睇的。現在 academic publication 這個市場咁大。同一個圈子的人,可以是有約在先,又可以是潛規則,今次我cite 你,下一次你cite 我,互惠互利。莫說是升職或取得Tenure這麽遙遠,續約、甚至最基本的取得常额教席,全靠這個。學生?教學質量?其實最不重要。

廣告

對於新進的大學教職員來說,基本上冇得揀!而且如果唔識走位,處境甚至可以是十分坎坷。攞埋Phd,最年輕的也起碼25歲以上了吧,甚至已經3字頭。一般先給你三年,然後再續三年,跟住嗰個 major review,就係要睇你有幾多A 級 journal publications, 有冇攞到嗰D research grant。知唔知每次呢啲major review,有幾多人要起身?你係佢哋又會點揀?梗係將教學質量,放在較次要的位置。制度使然,冇得怪!自己將心比己諗下,30幾歲人,就算做足3+3年,然後俾多一年叫你凖備起身。差不多40或更大先至話你之前㨂錯路,就算頂得順D心靈創傷,跟住可以點轉舵?

咁嘅制度下,學生最唔抵。學費當然要照交,今天有不少重係要報讀自資課程。但卻冇乜人得閑理佢哋。之後仲要俾人講風涼話,話「今日的大學生一代不如一代」。卸膊卸得幾靚!卸膊卸得幾順理成章!有啲研究生及研究助理仲要俾人cheap labor,要幫老闆寫文稿。有良心啲嘅,將學生個名排係後邊。算有良心啦!有啲甚至當完全係自己寫。幾年前,有人同我講,「最鍾意收國內生做自己的研究生,因為佢哋服從權威,唔會投訴;又因為離鄉別井,可能香港舉目無親,俾番少少好處佢哋,已經感恩載德。香港學生?難估,有啲太過有個性!盡量咪制。」當然不能說人人都是如此,但大學中人對此都心中有數。

有啲學生,肯諗下問題,敢於挑戰一下權威,就俾人標籤係廢青。話學費貴?以前有個政務司司長就咁話俾你聽:「大學教育係投資,將來有回報,所以自己要負番D責任」。到畢咗業,就話俾你知:「人工低啲、工時長啲、工作辛苦啲、仲要係短期合約、要一年俾人玩一次,後生仔,要抵得諗、要腳踏實地、要由低做起、唔好急功近利。你睇吓我哋以前,咪又係點點點,今日咪一樣咁咁咁。」

好多年前,有個學生因為不滿意實習安排,找我要求幫佢調動。我冇辦法做到。佢就兜口兜面咁講:「我交咁多學費,作為顧客,你都唔去 entertain 我嘅要求」!知唔知我嗰次幾㷫?我即刻請那位學生離開我嘅辦公室,冇嘢好講!好多年前嘅事囉。如果今日再發生D咁嘅事,我可能真係會當聽唔到算數。唔係因為我同意,但我可以理解!講到尾,我哋嗰個都俾今天咁嘅所謂大學教育政策搵咗笨。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