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法律教育之異化

2015/10/6 — 16:11

1. 先回答法律博士的疑問

無論你支持乜野,或反對乜野,都至少要花d時間,去理解現代英式法律教育究竟係點樣形成。

一個無可否認之事實,就是英國法律作為一個學術研究及一個有系統之學科,起步相當遲。其一,遲過歐洲大陸的法律教育(睇睇歐洲法律學者如薩維尼等就知道);其二,遲過美帝。十九世紀,美帝哈佛大學提倡的Socratic Method 之教學方式,即係當法律係一個有系統、有其自身體系及邏輯以及用案例的方法去學習法律 -- 響美帝日益發展之時,英帝亦要隔左好耐,至由倫敦大學引用,但就困難重重。

廣告

因為響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中期,英帝的法律教育,素來有兩條路線之鬥爭:一派,即係主流派,覺得法律係一門搵食手藝,係一個要practical之東西,根本上唔係講學術性,人人過左考試,就可以搵師傅邊學邊做,點解要去大學讀一門科叫做法律呢?讀埋果d乜野唔實用之法律,出來又搵唔到食,把L?

另一派就覺得,法律應該係一門學科,有其學術旨趣及學科系統,做律師而唔識法律自身之系統作有力之批判同探究,講唔通也。

廣告

呢個討論搞到二次大戰之後,英帝之法律教育,隨著一班在大學工作的法律學者之努力,才慢慢發展起來。到左七十年代,英帝法律界先至承認,英國的法律專業,可以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就叫做academic stage,而係第二部分就叫做practical stage。前者響學校教,後者係搵食野,可以響讀完LLB之後,去Law School讀專業考試之東西。

響咁嘅context底下,academic stage就走向更學術,practical stage就走專業路線。於是,理論上,先至可以出現,一條友可以讀完LLB, 然後去讀碩士LLM,然後讀Ph.D., 而唔會出去practise,專門走學術路線的學術路徑。

DLLM,如果理解到呢個背景,就會知道,點解好多響五、六十年代去大學教法律之人士,係冇Ph.D.。因為第一,唔需要。第二,冇必要,第三,當時法律都冇乜所謂Ph.D.作為大學老師之條件。衰d講,當時英國法律教育仲係響發展階段,好x遲,點可能有所謂Ph.D.呢?當人地社會科學,例如政治學等,響二次大戰後已相當成熟之時,法律教育仲係bb學行階段,仲要同實用主義之主流派律師鬥爭,又點樣去搞法律教育學術化呢?

於是,我地回帶到上世紀八十年代:當時在法學院教書的,好多都係冇博士(因為法律作為學術的體系,未夠成熟),而且,當時法律教育的對象,即係學生,係以搵食做律師作為志趣,老師要教的是搵食東西,而唔係去研究十八世紀英國約克郡一個有錢佬的土地發展史,市場需求係搵食主導,學院搵老師自然係呢個角度出發。

於是,冇Ph.D.而去法學院教書,結合學術及實用,才是王道。我講緊係八十年代之普遍現象。響英國法學院教書,學術之旨趣,就必然要同搵食學科結合,即係要識得教八大核心搵食科目,先至可以有教席。八、九十年代,LSE法學院,人才濟濟。有歐洲大陸法學理論權威Tim Murphy,有很PhD? 有教英國土地法,全球法律人類學權威舊年過身的Simon Roberts,又有很PhD咩?人手一本,first year必讀書之Michael Zander, 邊有很PhD? 呢幾條友,撐起左LSE Law Department,咁LSE之國際排名,係好很低,定係好很高呢?

響英國,教法律而需要有PhD之不成文要求,要到了九十年代中後期之後,先至開始形成。即係上一段講之三大巨頭之學生,跟佢地學野成為PhD之後,先至慢慢響英國遍地開花。喂!連宗主國之法律教育尚且如此,香港又點呢?

2. 香港法律教育之異化

香港要成立法律學院,六十年代末之討論焦點只有一個:要多d律師。成件事就係要訓練律師,而唔係訓練學者。訓練Manpower,而唔係education for scholar。呢個係成立法律教育的總目的及要求。

香港法律教育之異化,一開始就係響training for lawyers呢個context底走出來。即係話,成個system係為咗學生搵食而設。學生去讀LLB ,目的係要將來階級大翻身去搵食,而唔係為咗去改變社會不公義。於是,響呢個前題下,法學院之角色自然唔係搞研究啦,係未?搞研究至係不務正業添!

而且,香港法律教育同其他學院好唔同。香港法律教育係最受行政干預的,而且係院校自主之中最受威脅的部分。因為香港法律教育係雙頭馬車。除咗有學校監督之外,另有太上皇法律教育及培訓常設委員會,係由特首委任的,由法律界人士及法律學者組成。呢個委員會係主導法律界PCLL考試,即係做律師/大狀output之委員會。香港法學院之PCLL教學內容、質素以至考試方向,都係由呢班人所定。而呢班人,雖然都係業界頂尖,但絕大部分都冇博士。佢地眼中之法律教育,就係律師/大狀教育。由佢地定下的法律教育方向,就係市場導向,搵食導向,而唔係學術研究導向。雖然佢地只係control PCLL入讀資格,但係,control 入讀資格,亦變相control埋LLB之教學導向,係未?你地又睇下要入讀PCLL的先決條件,係要讀左11科的LLB學科,全部都係搵食野!如果你係為學術旨趣,去讀Chinese Customary Law, Traditional Chinese Law,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Marxist Theory of Law, 點讀PCLL呀?

於是,香港法律教育注定要花極大極多絕大部分資源去做本科,仲要係律師培訓,又點可會有extra resources 去搞研究,叫佢地去考究十九世紀香港婚姻法與女性地位?你唔通想畀果個委員會批評為不務正業咩?

大學行政方面,固然係想法律教育人員,個個research output頂呱呱,同時又想佢地又可以每年好似工廠「啤模」咁「啤」幾百件律師出來。響呢堆壓力底下,都仲頂得順嘅教授,響市場上又可以搵到邊d人呢?過去二十年,香港律師會/大律師公會歷任主席,都冇Ph.D.啦,係未?

響咁嘅context下,法律學生就會變得好務實,選科亦如是。學生唔去選修Ph.D ,亦係一個務實選擇。四年本科,一年PCLL,到兩年實習,仲要讀下搵食LLM去強化實力,頂,搞到周身債,仲去讀PhD? 真係除非好得閒,除非精神有異,除非憂柴唔憂米,係未?

3. 理解到法律教育的些少歷史及現象,加上殖民地法律教育之異化,先至知道乜嘢人有資格,乜嘢人冇資格升職上位,而唔係只係執著於學位。

乜香港幾時變得咁學位主義?乜香港市民唔係覺得PhD係一班蛋頭,不吃人間煙火兼唔識搵錢又無經濟貢獻嘅人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