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If not now, when?

2015/11/19 — 11:05

親愛的港大教授:

今天你們會站出來投票嗎?請投這兩條仔每人一票吧!至於第三票會投誰呢?這兩天一直在掙扎,或者就只投兩票?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感覺自己作為一個「港大教授」,實在是抬不起頭,老師面對強權的沉默背後代表的恐懼和無力感實在令人沮喪。直至到跟這兩條仔聯繫上了,大家一同站出來,才覺得可以抬起頭來。在沒有很多人夠膽站出來的時候,他們率先做了,代表著清晰的、要求改革校政的聲音。然後他們決定了去參選,不會讓建制派繼續 dominate 校委會,我的心才稍稍平靜下來。昨天上common core,我問學生:

廣告

"Is there a war going on at HKU? Can you feel it? Is there a war going on in HK? Can u feel it?"

120 多位學生,大都點頭,只有非常少數說自己感覺不到這個戰爭,這個說法太 abstract!一直不覺得老師的沉默是因為大家不関心,或者不覺得有問題。一場戰爭已經爆發了,怎會感覺不到?我唯有叫大家做 closet freedom fighters (衣櫃裏的自由戰士)。知道大家不會喜歡這個名字,但如果叫大家做「十個救火的少年」,不是更加諷刺嗎?我說這些帶着諷刺的話,只是想發洩一下,因為在平常的生活中,我也是需要盡量「交戲」,只有在隊友面前,或者回到家中,我才會從衣櫃走出來,譲大家看到我的超人底褲。

廣告

今天心情非常緊張,因為不知道老師是否會出來投票,又如果八個人選三個,最後證明立場最清晰的聲音原來真的是少數中的少數,最後證明我們真的是只 deserve 得到李國章,我又可以怎樣走下去呢?是不是要一世都住在衣櫃呢?所以今天我會暫且收起自己的嬉笑怒罵,誠懇的希望大家站出來。

發表意見